接过“终身成就奖”,王文娟们为何要说这样一番话

网站首页 > 娱乐 > 接过“终身成就奖”,王文娟们为何要说这样一番话

接过“终身成就奖”,王文娟们为何要说这样一番话

时间:2019-11-20 12:07:1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热度:4277℃

五年后,上海再次隆重授予上海文学奖。星光熠熠,这是大师和大师们的又一个“亮点时刻”,但留给人们的不仅仅是“亮点”。

有趣的是,几位获得最高荣誉的老艺术家在舞台上发表的演讲,无论是个人的还是代表他人的,都没有太多的豪言壮语,也没有被认为是起伏不定。在半个多世纪的艺术生活中,哪一个从来都不是全能的?但是当回首往事时,那些“淡淡的遗憾”发自内心,让人们感觉更深刻

陈少云说七拍的精髓只有八个字:“真情实感,充满戏剧性”;

黄宗英想向巴(金)老、黄(左林)等老师汇报的是“是我妹妹干的”;

周慧珺的弟子重复说,老师五年前在同一场合说过,他“生活很简单,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书法”...

这些感受可以用王文隽的话来概括——当90多岁的越剧演员说,“在舞台上表演更复杂,在舞台下做一个人更容易。”

真的是苏丽珂东坡说的:“人老了,越成熟,越无趣。”然而,“它不是平淡的,而是极其精彩的”——舞台上的艺术事物是复杂的,舞台下的艺术事物是简单的。永不厌倦艺术,但对名利漠不关心。这是自古以来提倡的“艺术美德”,也是真正的大师和大师成功的唯一途径。在它的背后,有生活的辩证法和对理想的纯粹“痴迷”。

对艺术家来说,有一种“痴迷”实际上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

“我自己的才华平平。我愿意做一些纯粹的“愚蠢的功夫”。如果我有所成就的话,那只是我的生活中没有太多分心的事,而是把我所有有限的能力都奉献给了越剧事业。”王文隽的话当然是谦虚的,但他骨子里有一种自信和骄傲——他可以把一生献给一项有意义的事业,可以留下后人无法回避的经典,可以为文化的传承和延续连接一根不可或缺的棍子,是艺术家乃至任何人从丈夫到妻子寻求一切的境界。

真正的艺术家“被戏剧所覆盖”,但他们留下的不仅仅是戏剧。半个多世纪前,傅雷坐在上海江苏路的一个书房里,给他的大儿子傅聪发了一条信息:“首先,做一个人,其次,做一名艺术家,第三,做一名音乐家,最后成为一名钢琴家。”这句话后来由于傅雷的《致家庭的信》的流行而传遍全国,甚至被认为是一种可以模仿的“教学方法”。事实上,未来将成为一代著名艺术家的傅聪知道译者父亲的话是关于艺术和人性的。

“人”和“艺术”总是密不可分的。伟大的艺术总是闪耀着伟大的个性。然而,这种伟大的人格在世俗意义上并不一定完美,也不一定是一个人必须建立什么样的大系统。最后,只有两件事——虔诚地做事和纯粹地做人。

“无愧于时代和人民”是当今许多文艺工作者的座右铭。这句话很宏大,但也很具体。为什么它“值得”?想出体面的工作;一个人怎样才能得到这份工作?首先,做一个正派的人。没有人是完美的,但是真正对艺术感兴趣的人应该是一个清楚地知道方向的人,一个敢于摆脱功利心的人,一个把真、善、美作为最终追求的人,一个敢于奉献自己的心和想象力的人,一个不庸俗的人,一个有趣的人,当然还有一个能忍受孤独和脾气的人。

大多数可以被称为大师的人都应该具备这样的品质。只有更多的人具备这样的素质,才能形成真正的“文化大都市”。

上海是一个重要的文艺城市,一直是一个“大码头”,也应该是一个“强源头”。许多经典作品在这里诞生,无数的传奇故事被见证。最有价值的是一代又一代的大师和大师被抛在后面,一代又一代的天才和新的人才被培养出来。“上海文化”是一块金字招牌。为了使它更加明亮,这取决于它背后是否有更多“复杂”的戏剧和“简单”的人。

我们发自内心地向大师致敬,发自内心地为大师欢呼。我们需要把他们转变成一种“见贤思奇”的意识。当我们从事文学艺术或其他各种工作时,我们渴望持续了几十年的坚持和追求,渴望纯洁、向上和非功利的境界。

总编辑:朱邱敏文字编辑:朱邱敏专题地图来源:蒋文帝照片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beplay 一分钟pk10 吉林11选5


------分隔线----------------------------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互联网,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